草就是我一生的热爱——访四川省“千人计划”获得者周青平教授

时间:2016-03-30 08:28:11 来源: 点击数:

走进周青平教授的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一“青藏高原草地类型图”。他将自己的理想、信念、青春、热血和汗水都献给了这片土地,献给了他深深热爱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周青平教授扎根于这片土地,一直从事牧草育种栽培、草地培育改良和高原草地生态环境治理等方面研究。30余年来,周青平教授育成14个牧草新品种,发表代表性学术论文130多篇,编写著作10余部,获得2项发明专利。就在今年,周青平教授主持完成的“青藏高原特有草种质资源保护及发掘利用”成果荣获2015年度青海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也就在这一年,他与四川省的53名科技工作者一同当选“2015年四川省‘千人计划’创新领军人才”。

这些累累的硕果,让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位科技工作者成功的一面,但是这些成就与辉煌是如何创造出来的呢?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周青平教授,走进了周青平教授这些成绩的背后,看一看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与草原结缘,坚守才能通向成功

翻阅历史的年轮,1980年,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开始之际,百废待兴,也是恢复高考的第四年,也就在这一年,周青平教授通过了高考进入了大学。“在当时,一百个人大约只有三个人才能考上大学”,周青平教授自豪地告诉我们。“我儿时的梦想就是想当一名军人,铮铮铁骨、金戈铁马,深深地激励着我为之奋斗,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我眼睛近视,没有办法实现这个梦想,所以就考入了青海畜牧兽医学院草原系,从此就和草原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一缘分辗转就是三十余载了。”

本科毕业,周青平教授来到了草原研究所工作,“当我越来越了解这个专业,就发现需要学习的东西就越来越多,要想真正提高专业技能,就必须深造。”伴随着周青平教授科研的进行,他攻坚克难,不断学习,在甘肃农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在中国农业科学院完成博士后,随后还出国做访问学者。

草是构成草原的核心元素,也是构筑草原生态系统的基础,要在高海拔地区研究并培育出草,这谈何容易?

要培育出一种牧草,往往要坚持长时间的田间试验,尤其是多年生牧草栽培育种,往往是七八年甚至十几年时间才能成功培育出一个品种。回首年轻时在草原研究所开展牧草育种的工作经历,“寂寞和枯燥是科研工作中最令人难以忘却的记忆”,周青平教授这样对我们讲到,“每年都在重复着播种、管理、收割,科研工作就是这样不断地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但是在寂寞和枯燥中,也幸好还有很多有乐趣的东西,这也是我能不断坚持下去的力量之一”。周青平教授讲到,在野外采集草种的时候,头顶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远眺绵延起伏的峰峦;脚踩绿绿的大地毯,辽阔的天地,大得可以让我们忘却所有的烦恼。经过这么多年来的收集,草种已经多到可以建立草种质资源库了。在收集青藏高原特有草种资源的过程中,周青平教授注意到了青藏高原植物的多样性,发现具有特殊或珍贵价值的植物,周青平教授也会随时做好记录。周青平教授告诉我们:“饲用植物多朴素无华,以绿色装扮大地,不出头、不争俏,默默地奉献。与饲用植物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很多有毒草,都有美丽的花朵,在绿海中争奇斗艳,引人瞩目,但这类植物往往也是重要的药用植物,可以创制新药物。”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他高兴地拿出了他们团队一起编著的《青海药用植物图谱》,娓娓说道:“这本书中的许多植物,都是青藏高原特有的,而且有些植物还是唯一的”。周青平教授在研究牧草的同时,也为认识青藏高原植物多样性和独特性添加了新的内容。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里,周青平教授和他的团队成员一边忍受着寂寞和枯燥,一边在自己的科研工作中寻找美妙的乐趣,“在其位谋其政,任其职尽其责”,作为和大多数投身科研工作的“战友们”一样,周青平教授在艰难的岁月里,始终如一的坚守自己的岗位,兢兢业业地付出着。

20世纪90年代初,是从事科研工作最困难的时候,“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这也是草原科研所面临的真实情况。“95年的时候,我们单位连买燃料的经费都没有了,锅炉也烧不起了。”周青平回忆科研路上的艰难,研究经费的匮乏,条件的恶劣,也一度让他开始犹豫。“国家的科研经费反正申请不上,你干脆调到省畜牧厅机关工作得了”,关心他的人这样规劝他,“且不说比从事科研要轻松多少,但起码不用风吹日晒,每日孤独地守着在草原上。”犹豫、徘徊、彷徨一段时间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想法。“对我来讲,草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是真正的热爱它,我就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守候着它成长成才,决不这样轻易地放弃掉。”周青平教授回想着这段艰辛的往事,坚定的目光中流露着满满的深情。正是有这样的感情寄托,才让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走过了他科研生涯最困难的时期。

科研经费不够,就自己想办克服,没有经费请人帮忙,全部的杂活就自己动手,到了播种的季节,周青平教授就和团队的同事一起自己播种、管理、收割、打碾。“令我记忆犹新的就是,当时几十亩地我们自己收完,拿镰刀的手上全是血泡”周青平教授回忆到。

“当然,这些都是以前的情况。”周青平教授说,“现在党和国家非常重视科研工作,现在在青藏高原搞研究,条件已经非常好了,光是我们学校在红原县的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与畜牧业研究示范基地,科研条件、生活条件都是非常棒的,再也不会像我们那时那样艰苦了。现在我们国家正在推进生态安全屏障建设,《青藏高原区域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规划(2011—2030年)》也已经出台了,在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与研究中还有许多值得研究的课题,还有大量的秘密等着我们去揭晓,更多的年轻人应该投入到这个工作中去,去做这些有意义的工作……”。

“正如一句话所说,成功的道路上非常拥挤,能坚持走到最后的没几个人。”回想起当年坚定的选择,周青平教授这样说到,他也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正处于迷茫中的年轻人一些启迪,面对任何困难,咬咬牙,挺过去,或许就是另一番天地。

与牧民结亲,给他们送去改变

60年代,周青平教授出生在青海省海北州祁连县,在这里坐落着祁连山草原,每年7、8月,这里碧波万顷,马、牛、羊群点缀其中,美不胜收。周青平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渡过了孩童时期。牧区的一草一物、牧民的深情厚谊都是他难以忘却的回忆。正是从小与草原相伴,让周青平与草、草原和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建立了难以割舍的感情。

在青藏高原上,人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异常的艰苦。青藏高原海拔高,气温低,平均气温在4.8℃以下,所有生物都必须在适宜的温度和充足的水分中才能较好的生长,正是这样的地理环境,使得该地的植物生长缓慢,枯草期更是长达7~8个月。千百年来,生活在这里的牧民就是在这里的艰苦环境中和大自然抗争,人们这样描绘青藏高原的牛羊:夏壮—秋肥—冬瘦—春死亡。导致牲畜瘦和死亡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枯草期饲草的匮乏,冬天和春天都既是这些牛羊都要面临的厄运,也是这里牧民要面对的厄运。牛羊的死亡更是会给牧民的生产生活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要想改变牧民的生活,草就是最重要的因素。草场破坏往往要许多年才能恢复生态,周青平教授和他的团队培育的多年生乡土草种,适宜高原环境,可迅速在两三年时间内恢复退化的草地。此外,他们的研究团队针对青藏高原的草地畜牧业生产实际,培育出高产优质早熟的燕麦饲草,通过种草养畜,帮助牧民的牛羊渡过冬春两季最困难的时候,是高寒牧区饲草生产和“抗灾保畜”的重要草种。

但这在他们燕麦饲草推广种植的初期,他们培育的燕麦种子送到牧民家中时,遭到了牧民的好奇和质疑。朴实的牧民认为青藏高原的传统草地畜牧业几千年来,都是游牧放牧为主,种草来养畜,没听说过,牧民难以接受。

年轻时的周青平是在他老师的带领下,走乡串户,几十年过去了,如今他和他的团队人员耐心地进行着这项示范推广和送种入户工作,终于在他们的科普之下,圈窝种植面积逐年增加,燕麦成为青藏高原冷季饲草生产储备的主导品种,有了饲草,青藏高原“5年一大灾,3年一小灾”的现象得到极大的缓解,当地草场的放牧压力也得到了减轻,种草养畜为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

时光荏苒,周教授和他的团队去往牧区的习惯却一直未曾改变。每年深入牧区,入户调研已经是常态化。牧民种植牧草的情况,是否遇到了什么难题,是否在技术上可以再进一步改良。在牧区,他们收获的不仅仅是劳动成果,更收获了每一位牧民的尊敬和爱戴。“牧民很淳朴,也很热情,只要看见我们,都会拉着我们到他们的家里去,宰牛宰羊款待我们。”回想起和牧民们一起种草、生活的场景,周青平教授总是抵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说道:“大家都亲如一家人”。

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7.1级大地震,周青平和他的团队立刻投身到抗震救灾中,为了尽快帮助灾区牧民恢复生产,他们带着拖拉机,拿着草种,深入灾区,种草、灭鼠,草地施肥,和灾区牧民一起抗震救灾、生产自救。“那段时间,我们都顾不上洗脸,有些成员还有强烈的高原反应。但是,看到灾区人民的困难,我们都深感自己的工作的责任重大,我们多吃一分苦,灾区牧民就可以多得一分收获。”

周青平把自己的根扎在了这片土地上,把自己心和老百姓紧紧相连,他用自己的坚韧和智慧,用汗水和坚持,默默地谱写着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他一直在说,科研工作一定要和生产生活实际结合起来,只有这样,科研工作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高。采访中,周青平教授还告诉我们,现在的牧区同样也有非常多的创业机会,尤其在“互联网+”的当下,需要大量的有知识的年轻人投入到这里,这里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这里还可以创造出无限的可能和无穷的价值。

与民大结心,这里有干事谋业的环境

2012年底,周青平来到西南民大,现在回头看来,他感慨颇深,他觉得之所以选择民大是他认为这里有做事情、干事业的环境。

执行农业部“青藏高原社区畜牧业”项目的时候,就听说西南民族大学投资了上亿元的资金建设位于红原县的“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与畜牧业高科技研究示范基地”。而且西南民大先后已经形成了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的“牦牛藏羊遗传资源保护与利用创新团队”、“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创新团队”、“高原家畜营养与健康养殖技术创新团队”、“高原家畜疫病防控创新团队”、“青藏高原特色有机畜产品加工技术与工程创新团队”、“青藏高原民族医药创新团队”等多个创新团队。拥有青藏高原生态畜牧业协同创新中心(四川省2011协同创新中心)、青藏高原动物遗传资源保护与利用四川省重点实验室、四川省青藏高原草食家畜工程研究技术中心、西南民族大学牦牛研究中心等多个基础、应用基础研究平台。具有先进的大中型仪器设备300余台,价值6000余万元。现在,青藏高原研究基地已经吸引了中科院地理所、寒旱所、南京大学、兰州大学等多个大学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前来进行研究。西南民大在青藏高原畜牧业研究方面也已经形成了深厚的积淀,建立了良好的科研队伍,取得了许多有价值的成果。正是因为这些条件,有利于更好地开展协同科学研究,对草的研究也有积极的促进。

来到西南民大4个年头,周青平教授感觉这里有一个比较好的科研环境。采访中,周青平教授多次提到,学校各级领导和各位同事们对他从事的草的研究,也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并在实验器材配置、实验室调配等方面给予了充分保障。采访中,周青平教授还告诉我们,在这里,在青藏高原研究院,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理想,那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研究,为民族地区老百姓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儿,为我国高原生态环境建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4年来,周青平教授也做了许多工作,他先后牵头建立了四川省教育厅“青藏高原特有草种植资源创新及草地生态恢复”创新团队、组建了四川省发改委“抗逆牧草种植创新与生态修复四川省工程实验室”;主持了四川省科技支撑项目“科技援青”——“高寒典型沙化综合治理技术集成与示范”项目,同时还承担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专题“川西藏区沙化土地生态修复技术研究及示范”等。

谈到下一步的发展时,周青平教授告诉我们,去年,国务院印发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要建设一流学科,西南民族大学在这方面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在这个机遇中,是可以大有可为的。在青藏高原不仅只有草畜研究,依托青藏高原研究基地,学校各个学院的师生都可以对整个青藏高原的自然环境、生产生活、人文历史进行全面、系统、综合研究,我们西南民大人应该有这样的担当与情怀。

采访中,周青平教授告诉我们:令人遗憾的是,目前青藏高原研究基地只是在业内比较知名,但是在外界了解的人还不多,我们应该加大对基地的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基地,了解西南民大,了解西南民大的科研人的目标和追求。当前,学校在青藏高原研究方面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高校间的科研竞争异常激烈,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还应加强科研人才队伍建设,把青藏高原研究的人才梯队建设得更好,不断夯实学校的核心竞争力,为学校在下一轮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短短的采访,让我们一览了周青平教授成功背后的故事,这正如歌曲唱的:“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周青平教授的成功是他认准目标,坚持不懈,勇往直前的结果;也是他心系牧民,情系高原的结果;更是他胸襟宽阔,热爱事业的结果。周青平教授在采访中也反复强调,“工作和成绩是团队的每个人一起干出来的,我只是做了一些牵头抓总、督促推进、统筹协调的作用,离开团队的支持,我也做不出这么多的工作。”周青平教授也表示,“我也是幸福的,因为我找到了我一生最热爱的研究——草,这是我坚持了30年的结果,无论寂寞枯燥,还是贫穷艰难,草永远是我的初心和归宿”。

(新闻中心:杨康 邱姗 欧阳鹏 毛嘉伟)

【责编 康坤全】

 

敬请关注!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3-2014 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转载、摘编请注明出处!

联系电话:028-85708700  航空港校区地址: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610225)
联系电话:028-85522591  武侯校区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今天访问 次,
本月访问 次,
总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