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本修业,“行”之所至——访我校法学院杜文忠教授

时间:2016-11-20 22:18:11 来源: 点击数:

见到杜文忠教授是在四川省委党校的宿舍楼里,当时,刚刚结束了白天学习课程的杜教授正在党校宿舍为第二天的考试做准备。“我跟你们一样,也要考试。”杜教授笑着告诉我们,从9月份开始,他都在四川省委党校学习,下个月将会去北京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学习。

8月29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公布了2016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的入选名单,我校杜文忠教授历时多年的研究成果——《王者无外:中国古代王朝治边法律史研究》一书成功入选,成为本年度48项入选的优秀成果之一。

读书万卷,脚下的路又何止万里

2004年,34岁的杜文忠从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及法学院毕业,拿到了自己的博士学位证书。同年,他完成了对《边疆的法律:对清代治边法治的历史考察》一书的写作与校对,这是杜文忠教授第一本以书籍形式呈现出来的研究成果,在当时的法律史学界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暴。

“这本书填补了中国古代边疆法学的研究空白”,中国社科院的专家在看到这本书时给予了它这样的评价。

“在此之前,法学界的研究是很少涉及边疆问题的”,谈及这里时,杜文忠教授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扬。显然,成功开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学术研究方向的杜教授在此时显得尤为激动。

“以‘文化边疆观’为核心概念,提出‘化外主义’的法律原则,进而以清朝为中心,考察中国古代、包括清朝以前治边的历史文化特点,最后对其进行总结,这是这本书的总体研究思路。”杜教授告诉我们,同年9月,他成为了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院张晋藩教授的第一个博士后,在张晋藩教授的指导下从事法律史博士后的研究工作,“张老师是我国法学界的泰斗级人物”,提及这位老师时,杜教授神色中显现出了少有的郑重,显然,这位老师在杜教授的心里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我是2011年才开始写作《王者无外:中国古代王朝治边法律史研究》这本书的”,杜教授微笑道,2011年,立足于《边疆的法律:对清代治边法治的历史考察》一书,杜文忠教授开始对中国古代边疆法学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跑了很多地方,也查了很多资料”,一个新的学科领域的研究总是伴随着很多的困难的,“很多资料都是孤本,是市面上买不到的。”

杜教授告诉我们,自2004年《边疆的法律:对清代治边法治的历史考察》一书完成后,他对“边疆法律史”的研究处于断断续续的状态,直至2011年打算写《王者无外:中国古代王朝治边法律史研究》这本书时才算是“重新拾起”老本行,其中艰难自是不言而喻。

历时五载,2016年年初,《王者无外:中国古代王朝治边法律史研究》一书截稿,“这本70万字的书从搜集材料、实地考察到写作,包括最后的校对,全部是由我一个人完成的”,杜教授告诉我们,写作期间他曾多次一个人开车外出,进行实地考察,几乎走遍了祖国的每一个省区。

“读万卷书,当行万里路”,但是多年研究工作的开展中,脚下的路又何止万里。

立足本位,搞研究不能只用一套体系

“我做的每一项研究都是站在中国文化本位的立场上进行的”,杜文忠教授认为,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话语系统,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系统,不能片面地用研究西方文化的方法去研究中国文化,这样是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的。

“法学界的西化情况是非常严重的”硕士时以西方法律思想史为专业的杜文忠意识到,“用西方的概念去解释中国古代的事情是行不通的,要研究中国的古代的法律史,只有先去了解当时的社会环境,立足于此基础上才能对当时的法律进行研究。”

为此,他做了大量的工作。2005年9月,杜文忠教授来到韩国首尔国立大学求学期间,杜文忠教授师从拉德布鲁赫的二传弟子、世界法哲学大会会长、韩国法律史学会会长崔钟库教授,受到了“相对主义法学”的研究方法的启发,为此一直想把它运用于东亚法文化的研究领域中,希望能对中国法学的发展有所建树。

阅读各种与法律史学相关的国外文献,参加各类大型的、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在研讨会中与其他学者交流,进行思想的碰撞……无疑,这段留学生涯给杜文忠教授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也对他后来的研究方向及成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2006年9月,杜文忠教授以韩国首尔国立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的身份离开了韩国,回到国内潜心投入法律史学的研究。

“高校是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在这里可以很安心地静下来做研究。”2006年,杜文忠教授从韩国回到国内后来到了西南民大就职,学校安静的环境给了杜教授一个良好的学术环境,使得他能够安下心来做学术。

2009年,杜文忠教授的第二本著作《近代中国宪政化问题研究——兼与韩国比较》临世。

此后,杜教授潜心于学术研究。2013年4月,杜文忠教授的第三本著作——《法律与法俗:对法的民俗学解释》一书在人民出版社出版。在书中,他首次提出“法俗”的概念,将其塑造成了一个独立的、完整的、系统化的理念,用以区别近代以来从西方传入的以“法律”为基础的判断标准。

学术意趣,文科的创造性在于个体

“在学术上,我喜欢老套一点的做法,喜欢自己思考、自己写,喜欢其中的乐趣”,在杜文忠教授看来,“文科的创造性始终在于个体”,因而在进行自己的学术研究的时候,杜教授更喜欢独立地完成整个研究过程。

“我今年暑假一个人开车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谈及此处,杜教授显得有些激动,今年暑假,他一个人独自驱车从成都出发,经由兰州、青海湖、日喀则等地,最终到达喜马拉雅山,最后又经喜马拉雅山沿着川藏线返回到成都,整个过程持续7000多公里。

或许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我喜欢自己开车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这一路会让你收获太多书房里找寻不到的东西,有些东西,只有自己亲身体验过,才能在文字间透露出来身临其境的韵味。”

正如杜教授在言语间透露出来的那种爽朗,他的性格也是相当的开朗,“我一般在晚饭过后就不会再去呆在屋子里搞研究了”,杜文忠教授告诉我们,他晚饭后会通常在武侯校区里散步,碰见去上自习的学生,便与他们交谈些许时间,有时会就某一个热点话题进行讨论,有的时候也会闲聊一些琐事,“这是我教学生的方法,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教学更多的是引导,教会他们分析问题的方法比在课堂上教给他们知识点更加重要。”

在杜教授看来,研究生与博士生的教学更多的是要注重学习方法上的引领而不是书本上知识的教授,如果只是单纯地教授书本上的知识,那么二者的教学效果将与本科阶段的教学无异。

来到民大10年时间,杜文忠教授从未因为学术研究而耽误过教学,10年时间始终坚守在教学和学术研究的第一线。在课堂上,杜教授始终立足于中国本位文化的立场对学生进行教学,就像他当年选择走入一个新的领域那样。

“八千里路月咏晦明,四十六载学论古今”。如今,他依然在这个领域里行走着,只不过,现在的行走早已不是单纯在于学术研究领域,它早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种习惯在这些年已经慢慢延伸至他生活的方方面面。

(新闻中心 马小龙)

(责编 欧阳鹏)

敬请关注!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3-2014 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转载、摘编请注明出处!

联系电话:028-85708700  航空港校区地址: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610225)
联系电话:028-85522591  武侯校区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今天访问 次,
本月访问 次,
总共